韩剧新闻 韩星追踪 视频花絮韩剧点评 韩剧年表 周排行榜
返回首页

《谢谢》番外一

时间:2007-11-29 19:40来源:韩剧网收集整理 作者:鱼儿猫
徐恩姬看着太阳缓缓落下去,深吸口气。 终于又过了一天。 42天。 听说时间是遗忘的朋友。 她一秒一秒一秒的数着,但那个人的脸,在心中,却越来越清晰而耳边,会总是想起那个人的声音,含着笑意,连名带姓的叫自己 快到公寓了,她的脚步有些轻飘。 恩姬 徐恩姬闭上眼,

徐恩姬看着太阳缓缓落下去,深吸口气。
终于……又过了一天。
42天。
听说时间是遗忘的朋友。
她一秒一秒一秒的数着,但那个人的脸,在心中,却越来越清晰……而耳边,会总是想起那个人的声音,含着笑意,连名带姓的叫自己……
快到公寓了,她的脚步有些轻飘。
“恩姬……”
徐恩姬闭上眼,告诉自己:那里没有人,别回头!
“恩姬啊……”
徐恩姬加快步伐,回去睡觉,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手被人握住。
握住她的那只手,大小,力度,温度都是她最熟悉的。
不是幻觉吗?
她回头,看到他。
他瘦了,面容有些憔悴。
但眼睛却很有神——坚信某些东西的眼神,她以前从未见过。
“我有话问你。”他深吸一口气。“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在你回答之前,要了解:我有一个女儿,但我不能认她,她有自己的爸爸,她还有艾滋病,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陪她……这样的我,你还要吗?”
她看着他。太阳已经完全进入地平线之下,天越来越暗,但他眼中的光芒,却未变。
“……我……很难怀孕”她终于开口,“我们……很难有孩子……这样的我,你还要吗?”
“要!当然要!”他笑了,明显松口气。
某人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崔锡贤睁大眼,“还没吃饭?”
恩姬脸有些发红。
“想吃什么?”他牵她的手,“法国菜还是日本寿司?”
……
很久以后,崔锡贤说:“比起血缘,心更重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李永新想起闵基书,心里会微微的疼。
那个男人,其实并不太会照顾自己啊!
有时,他被叫去做急症,等到回家,褥子也不铺就睡个天昏地暗。
后来,如果基书晚上没回来,永新干脆先把被褥铺好,偶尔两个人撞上,基书看着铺好的被褥,会笑,看着永新红着脸逃开。
这天早上,基书过10点才回来,一下车,永新看到一张又累又乏的脸。
“我帮你把土司热一热。”
“不用,我先睡觉……春天上学去了?”
“嗯。”
基书的背,微微弯曲,显出疲乏,甚至带着一丝挫败……
永新看着基书的房门,心里略微不安。
他今天,没有对她笑,也没有问春天上学有没有迟到……
闵基书闭着眼,手臂捂住眼睛。
20多个小时的抢救让他身体非常疲惫,想着那个死去的病人,他睡不着……
抢救过程中每个环节都在脑海中浮现,检查,反省。
哪里错了?!
……
都没有错。
但,那个人死了!
心很沉。
……
永新轻轻地进了房间。
他仰躺,手臂遮了眼。
眉,却皱着。
跪坐在他身边,问:“睡着了吗?”
他不动声色。
发有些乱。
不由自主地抬起手,犹豫一下,轻抚他额间略乱的发。
他的发丝略粗,却没有想象中的硬,她的手,很轻易的将它们捋顺……
手指,有意无意地经过眉心。
但那眉头,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
他,真的很介意吧。
听晓兰姐说,那个病人心跳停止之后,他还抢救了30分钟……
其实,始终觉得他的心很软……
虽然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大吼大叫,甚至吓哭小朋友。
在她心里,总觉得他的心很软。
今天的事,让她觉得:他的心,软得像嫩豆腐一样!
他如果听到他这么说,一定会跳起来反对!
他不知道有时候自己的行为多么像小孩。
很可爱。
忍不住低头在嫩豆腐男人的眉心印下一吻……
他感觉着她的触摸,一下,两下……
奇异的,那只手仿佛也在拂去他心头的重物。
心,慢慢轻松起来。
有些昏昏欲睡……
吻,不经意间,宛如蝴蝶,停在他的额,又飞走。
基书猛然惊醒,睁眼看到离他不到10公分的永新!
果然不是梦。
“刚才是你亲我?”
她不知所措的瞪大眼,点头。
基书笑起来,孩子般得意。
翻身枕到永新腿上——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他岂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你要负责!我不睡着你不许走!”
想挣扎,却看到那双熊猫眼……
他,真的很累,很疲倦……
闭上眼,嘴里还不停呢喃:“等我睡着再走……”
永新凝视着那张侧脸——真的睡熟了,微微撅起的唇仿佛得不到糖果的男孩,呼吸绵长,皱褶的眉头已舒展开来……
从未这么仔细瞧过他。
手指带领目光,划过如剑的眉,英挺的鼻,微薄却漂亮的唇……
那双眼,她还记得,当它们睁开的时候,琥珀般的瞳,发出金色的光……
他是她所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子!
这个人,想做她的男人!
想到刚刚皱眉的他,那眉头,承载的哀伤……让她心惊,以至于那一刻,除去那哀伤——无论用什么方法——用抚的,用吻的,都行。
突然想起,他是医生,心软的医生。
她要承担的,只是她和春天的生活。
他要承担的,却是人的生死!
就这样,做他的女人,舒展他的眉头,抹去他的哀伤……
以后的日子,这样过,也很好……
快到做午饭的时间,永新才把那颗大脑袋搬到枕头上。
然后发现,自己的双腿完全没知觉。
碰一下像上百只蚂蚁爬。
闵基书就让一声呻吟弄醒了。
睁眼就看到永新皱着眉,捏自己的腿,“怎么啦?”
“腿麻!”
基书一呆,“为什么?……”反应过来赶紧帮忙按摩,“傻瓜,我不是叫你等我睡着就走吗?”
永新噘起嘴,想站起来,结果以失败告终。
“再休息一会,等血液循环通畅就好了。”
“要准备午饭,春天快回来了。”
基书看着永新揪自己的腿,二话不说把屋外的鞋拿进来——这种揪法,等她的腿能动,上面也会满是瘀青!
她是石头不会痛,他还心疼呢。
“你干吗?”
基书帮永新穿上鞋子,“抱你去厨房。”
“嗯?”一愣之下已经被基书打横抱起来。永新正要挣扎。
“别动,想摔跤是吧?”
永新只好乖乖的圈住基书的脖子。
到厨房,基书把永新放在凳子上,喘着粗气,“你吃什么了?好重!”
永新一张脸红成了大苹果。
“等我们结婚也要这样,先练习一下也好。”
永新意外的看向他,这才注意他单膝着地,与她平视——标准求婚姿势。
“还有……”基书从兜里掏出一个本本,放在永新手中。
“这是什么?”
“家用。”本来还想开玩笑的,但是对眼前这个女人,还是直来直去的好:“以后别为钱的事情担心,别太累,别太辛苦……”
那是存折和印章,永新眨眨眼,不知如何应对。
“妈妈,大叔,我回来啦。中午吃什么?我饿了……”春天的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大叔,你干什么?”
“你妈腿麻了,在按摩。”
“喔,”春天走过去帮忙捏,小小的脸上有些失望。
基书问:“今天上学没迟到吧?”
春天点点头,“我和英柱哥第一个到学校喔!放学之后英柱奶奶要我去玩。”
“好啊,”永新把存折放入衣兜,起身准备午餐。
身后的基书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妈妈。”
“干吗?”
“刚刚大叔没有向你求婚吗?”
两个大人面面相觑。
春天继续说:“童话书里面都是这样写的啊,王子向公主求婚的时候会下跪……但是大叔手上没有玫瑰花……大叔什么时候跟妈妈结婚啊?宝蓝妈妈说大叔和妈妈是一对,宝蓝也问大叔什么时候做我的爸爸……”
永新咳嗽两声,转移话题,“春天你不是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先吃个巧克力派?”
春天眼珠一转,“守护天使一号!”
“是。”
“天使公主的命令,命令你向守护天使三号求婚!”
“是。”
如果不是基书回答之前脸上意外的表情那么明显,永新会觉得这两个人事先串通好。
“不过……”基书抱起春天,“我们先商量一下,怎么求婚比较好。”
“你怎么连这个都不会啊?”
“会一点点,不过公主你会的好像比我多,我都不知道求婚要玫瑰花……”基书一边抱着春天往外走,一边问:“还要什么?”
“嗯……还要戒指。”
“还有呢?”
……
听着外面一问一答快乐的声音,摸摸衣兜里那个长方形的本本,笑容在永新脸上荡漾开来。
想起早上那个阴沉的闵基书,自己,好像真的有让他快乐幸福的能力!
成为一家人……也不是不可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黄色笑话 情感生活试验机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