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们》财阀的童话 第一篇 加州的恋人

2021-08-30 11:23:26韩国新闻89阅读

第一篇 加州的恋人


哲人说,外语是人生斗争的武器;可是在韩国灰姑娘的童话世界里,没有斗争,只有奇迹。


在巴黎城内的塞纳河边,身无分文,要被房东赶出门的姜泰英能遇到如韩其洙社长这样有勇气有气度有实力的男子能够承担她的一切,那么,在加州炫目的阳光下,如本剧女主人公车恩尚就能遇到她的王子金叹,虽然他现在只是财阀的庶子,就连社长都不是,可是金编剧写财阀子弟,看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或者,凭着英语初级不到的听力,口语水平几乎为零,仅能说得出:


-What?


-How are you?


这样的话,在异国遭遇大额现金被带走,人生地不熟,护照被没收这样的状况,还能遇到财阀家的儿子金叹受到照顾这样奇遇的女主人公,估计也只有在金恩淑编剧的作品里能遇到。因为她是当下韩国为数不多的,相信爱情,擅长讲童话故事,并且愿意在作品中一次又一次重现童话场面的作者,没有之一。更好的是,金编剧还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高手,在技巧纯熟之后,她甚至不屑拼收视,只为给电视大众提供可以做梦的空间,这就意味着:


只要跟随金编剧的脚步,就能在意外的时候看到想看的故事,可是在期待的时候往往出乎意料。


如此这般,这真是太好了。可是为什么,在第一集播出之后,出现了收视之忧,有部分观众转向别台医疗剧,观看速回小银幕的权相宇演员扮演医生的英姿?这当然是因为,因为故事太吸引人了呀,对于我们这个韩国灰姑娘的故事,因为讲述的是财阀世界里来了家境贫困的女孩子,自然要对错综复杂的财阀世界的组成和其人员构成做个基本介绍,因为人物关系太过繁复,一边埋伏笔,一边抖包袱,还兼带介绍相关人员。


这个任务不轻,弄不好,一个不小心,线索就弄拧了,够麻烦的。正因为如此,在年轻演员大都来自偶像组合的前提之下,配角的选择就特别精心,简单来说都是SBS戏骨级别的名品助演,不说别的,单论与财阀有关的女性角色就让人看了不能不惊喜,居然连嫁与富商之后,在小银幕久未露面的资深演员尹孙河都在剧中担任角色,当然演的还是财阀,只不过时间不饶人,她的年龄已经从财阀的女儿成了财阀本人,看剧中那个警告女儿,如果不去相见礼就要准备被剥夺继承权的妈妈,还有她那会意的笑容。这样的角色让人莞尔,多年以前她还在卢编剧的作品中扮演与裴勇浚扮演的穷小子斗智斗狠的财阀家小气女,那是早年金惠秀演员主演的长剧【我们真的爱过吗】当中的角色,可是转眼就是十五年,已经到了她要当家长,教训女儿究竟要如何面对未婚夫的时候。虽然,就是现在,她还没有老,孩子也还没怎么长大,刚满十八岁,可是订婚都已经一年了。简言之,他和她也只是十八岁的未婚夫妻。这又是为什么?


实际上,剧中另一位人物崔英道在饭桌前闹脾气,突然站起来,挨了老爸一嘴巴之后摔门而去,在酒店门口在跟异父异母的妹妹瑞雪·刘讲道理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清楚:


-好像你妈和我爸他们这种人,什么结婚订婚就是M&A(企业并购),M&A!企业并购,重组再拆分,这样折腾的玩意儿,跟你妈订婚,八成是因为你妈手里的帝国股份对吧?


-你要毁了M&A?那还是直接准备去死吧~


同理可知,瑞雪·刘和金叹的订婚也是为了M&A,阿叹未来的丈母娘当然也是财团的大股东,得到妻家的支持至关重要。在金叹已经被众人所知是庶子的情况下,如需确保日后他在帝国财团的地位,就需要股份的支撑,否则就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就连跟长兄金元面对面坐下来谈话的资格都没有。而身为长子的金元,已非金本部长,也不是金室长,而是金社长,这就意味着就在弟弟成年之前,他已经在财团内部掌握实权,有了足够能够掀翻所有的可能性,让身为父亲的金会长在决定之前都不能不考虑再三,毕竟,儿子只有两个,有一个年纪还小,有一个器量浅窄却又急于掌权,都还没成气候,要瘫坐轮椅上的他如何安心,也只能靠留在会社中的耳目继续盯着,不求挣钱,不要出事就好。


在好些观众纳闷第一集为啥不能多点心跳剧情的时候,财阀家女性斗嘴的画面反而成为最有趣的部分,可是单看日后有可能成为亲家的金叹妈和恩尚妈的对手戏就让人忍俊不禁,当然,人都没有前后眼,要是让这位任性又矫情的女子知道日后要真有可能与这位哑巴大妈成了亲家,估计不知会爆发出怎样的惊声尖叫。因为这是个任意妄为又特别虚荣的女子,虽然心眼不坏,可总是在小事上使性子,看到恩尚妈面对被称为二夫人的金叹妈垂首肃立的模样了么,其实她真是从内心睥睨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子,说实在的,在戏骨对撼的时候,有时候甚至不需要直接对话。有什么火花,只要看看眼神就明白了,好在这一次朴俊琴演员终于不用再花枝招展地扮演老少女,演了个妆容干净的财阀正室,可是却特别执拗,可说是抱有执念存活下去的人生,因为她想的是狠狠惩罚另一个想要夺走她家庭的女子,如同金成玲演员这么美的女子。


如选美出身的金成玲演员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演出财阀女,可是她也从当年【金小姐波澜万丈的十亿生涯】(十亿新娘)里肆意妄为,践踏人心的财阀女儿,成了【追踪者】一剧中无法无天,不知进退的财阀女儿,继而又转为拥有苦涩人生,甚至无法开口对儿子说出实话的【野王】中那个痛苦的财阀女儿,现在终于绕了个弯,演出了财阀家的侧室,而且还是个虚荣又任性的侧室,她那句赌气的话:


-抿着嘴在那里生气的是什么人,那是妾,妾才会做的事!


是没错,这里说的不是小三,而是妾。在听力过程中,我们能相信的就只有自己的耳朵——妾这个字来自于汉语,韩语发音也类似,因此没有理解问题。至于为什么要解释为妾,而非小三,那就得看剧情语境的相关情况:


从金会长与分居妻子的对话来看,女方拼死不肯离婚,就要争这一口气,为的就是不让死对头成为金夫人,在她看来,嫁入金家之后,虽然没为会长生下一男半女,可是从户籍来看,金叹已经成为她的儿子,当然没必要离婚,在她看来,她就是金叹的母亲,所以特地说:


-没错,是我让她住进来的,把她藏起来,她才能不在外面翘尾巴~


此女既已被正室承认,还住进大宅,儿子已从户籍上被转给正室,还被佣人称呼为“如夫人”,可见她已被家族和组长承认,确是妾的身份,而非以第三者的立场介入金会长的家庭。这就应了韩国传统的自我介绍方式,首先要说明自己的姓名,尤其是说明籍贯,然后说姓名的字,究竟是哪几个汉字,然后说明自己是谁的儿子,家里排行第几,若是独生子,则说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而旁人则会专门询问出身,是哪里的什么姓氏,还要特别问清楚究竟是谁人所出,意思就是嫡出还是庶出。可是光复以来风气开化,询问是嫡出或是庶出会被人笑守旧,不知世事,所以很少再有人问是谁人所出,可是对于财阀世家的人,问清哪个儿子是谁人所出是非常重要的问题,闹不好就会弄出不小的误会,如帝国集团的金会长他家就是如此,他的两个儿子金元和金叹并非一母同胞,这才有了问题:


长子金元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只是因为年幼丧母,在缺乏爱护的环境下成长,因此心机深沉,挫败感比较重,会有意无意地敌视异母弟金叹,不是因为他对家族财产特有野心,而是因为尤其缺乏安全感所致。从会社业绩来看,金元本人也不擅长经商,他只是以这种准备和努力,作为驱赶不安全感的必要措施而已,看他灰暗的表情,就能知道财阀的儿子是多么不幸福,即使成为社长,也不能说就高枕无忧,相反地,问题一大堆,就连海外出差,都要被父亲耳提面命说:


-美国人特别重视家族,对于家族企业来说尤为重要,表现出与家人的紧密联系,这次商务活动,你带上阿叹!


-会社还是我的,只要有一天不是你的,就还是我的!要你带,你就带上。


闻言叹气,就连父亲都能看出长子对幼子的排斥,为父不能当面偏袒,只能从商务要求着眼,有目的有意识地安排兄弟俩多做接触,用的甚至还是美国企业对于家庭融洽的看重这一条,其实他也很明白,错不在两个孩子,都在他自己,如能协调好家庭关系,就不会闹到家无宁日,大小老婆天天对面对干架,互不相让,这才需要有恩尚妈这样如同管家一样的保姆大妈,她不能说话的缺陷到了金家这里,反而成为得天独厚的优点:


家里本来是非已经太多,又有那么多无法调和的矛盾和不能说出的秘密,知道家事的人若不是哑女怎么可以,若是心直口快之人,估计金会长家大小杂务杂事都会成为上流社会的话题和笑柄。发誓要保守秘密和先天哑女来说,谁更加可靠,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所以,这就能理解为什么金叹妈会对恩尚妈这么肆意妄言,对方根本不会说话,当然是她说什么就听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这一位肯定不会告诉别人,因为她是个哑巴,可是在恩尚的好友灿荣的父亲朴室长看来,恩尚妈可不是一般人:


-她可是帝国家族的核心呀核心~


在秘书室室长来看,哑巴大妈根本不傻,不但不傻,还比帝国许多能说话的人聪明很多,至少懂得看透人心,只是不知道她的绝技有否遗传给幼女车恩尚。既然有可能熟悉的保姆大妈如此,金叹回国后会因此得到好一点的待遇吗?还不知道,只是目前,被放逐的庶子还未回到京城汉阳,故哑女尚宫一家还帮不上什么忙,而金会长的长子金元对于金叹而言,只是一个特别别扭,总是在训话的大哥而已。他会对他说:


-书,不用念得很好,也不用拼命,因为你是妾的儿子,吃喝玩乐就可以。


实际上,这个细节解释了不少事情,至少可以说明车恩尚虽然是金宅管家大妈的女儿,却不认识二少爷的原因,那是因为二少爷金叹年少时就被大哥赶去海外念书,走的时候一脸稚气还是个孩子,过了三年,从少年长成青年,当然变化大,车恩尚不认识不了解,要到了美国加州才照面对话,从不了解到了解,也是平常事。说是留学,其实是放逐,按他的说法是王的庶子被流放,既是流放,也就不用表现优异,混吃混喝才能活得下去。就这样,他成了探员叔叔们关注的孩子,要不是他多事轧一脚,恩尚的护照本不该被没收,当然,他出面完全是出于好意,只是社会经验不足,弄巧成拙而已。


看似混日子的金叹其实有自己的主意,总是在悄悄思考,随手记录下自己想出的话语,他并不是一个只懂得吃喝玩乐的傻瓜和白痴,可是因为兄长,他不能有所僭越,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时间让他从少年成为青年。青年金叹遇见了完全不同的车恩尚,于是人生从此改变。为什么会改变?


按照SBS另一部关于财阀连续剧里朴编剧的说法,往往是结过婚或是有精神隐疾的财阀主人公遇见了生活态度不同的女子,在接触中逐渐被对方所改变,因此克服在从前生活给他们带来的伤痛,得到美满的生活,也收获了爱情,可是遇到金编剧的作品,在生活中因为出身背景或是工作而失落的男女主人公就一定会有童话一般的奇遇,比方说在那晚的大雨时,车恩尚想要的那个滤除噩梦的网本是属于她的平凡的祝福与美梦,可是现在作为房费给了渴望幸福却又特别孤独的财阀庶子金叹,从此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因为关于金叹的人生是关于财富与权力的欲望与角逐。当梦的滤网闪现金光,金叹与车恩尚两个人被过滤的美梦其实才刚刚开始。


在车恩尚与金叹相遇之前,有个很重要的细节需要专门解释,车恩尚的姐姐并非离家出走,而是撇下在贫困中挣扎的母亲和妹妹独自去了美国,所以妹妹车恩尚在对母亲抱怨时,说的是:


-姐姐她会撇下哑巴母亲和妹妹,离家去了美国?!


注意:这里是离开家,也可以翻译为:逃走去了美国。若是宝岛引进,纬来台的版本很有可能这么翻译。


正因为是以一种逃避责任,还索要钱物的方式继续与家人保持联系,才应理解为离家去美国,或是逃走跑去美国,而非离家出走去了美国。如此一来就能解释为什么车恩尚是要以一种极为自然的态度想跟姐姐见面,是以送嫁妆为名去了美国,还有她对姐姐的那些埋怨与期望。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本剧角色安排处处惊喜,因为扮演车姐姐的人是另一位名品助演尹珍熙,这是此前在剧中扮演女二的人选,此前拿过电影新人奖,因为长相普通又一直专注于电影作品,韩剧作品不多,也仅有年轻时与李准基合作的【一枝梅】和后来与Rain,李奈映等名演员合作的【逃亡者·计划B】,本次出演也可以认为是在空闲当中,所属社为保持曝光率为尹演员挑选的大热剧中的一个有趣角色。


如果妹妹不来,嫁妆不送到,车姐姐只是在海外餐厅里盯住金叹如同猎人看牢肥羊一样的侍者,可是妹妹来了之后,嫁妆出现,拿到钱的车姐姐就如同是屁股着火的野马一样六神无主,先翻了妹妹的箱子,不是开玩笑的翻,而是狠命地翻,翻到之后就如同逃犯一样拿着钱一溜小跑离开,而隔天来找麻烦的白人则是被她甩脱的同居男。车姐确实是个傻女,她追逐的猎物就在眼前,她却只顾抢走母亲和妹妹省吃俭用为给她结婚送来的血汗钱,这才给妹妹和金叹创造了机会。若是二人日后有机会发展,婚宴上要先敬车姐一杯谢媒酒才行。


另一位促成金叹与车恩尚相遇并且加深羁绊的人却是金叹的未婚妻瑞雪·刘,与金叹的兄长金元相似,这也不是一个心眼特别坏的女孩子,她只是特别渴望爱情,渴望温柔的爱人和温暖的生活,偏巧周围的人都没有给她这样的待遇,名正言顺成为她未婚夫的金叹也没有,那么,他为什么会对刚认识的人有更好的待遇,比对她更好的待遇,这是为什么?那个人还是笑话过她的人。是没错,瑞雪·刘不是个恶毒的女孩,却是一个对嘲笑极为敏感的孩子,任何人都不能嘲笑她,哪怕看起来像也不行,这就是为什么车恩尚反复解释却不能被她理解,日后见面,二话不说就故意捉弄人,甚至恶意踢下箱子,害皮箱跌下楼梯摔裂还要翻包检查的缘故。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车恩尚,不但不喜欢,还很反感,见面后有了危机感,这才敌意深深,要恶意捉弄眼前人。


从这一点来看,金叹的名义未婚妻瑞雪·刘,为人任性,情商不高,更糟糕的是,她根本不懂得如何与人相处,更别说如何拉住想爱的男子。可是,瑞雪·刘毕竟是个十八岁的少女,就在成年前后转悠,还没有真正进入成人世界,对她提出通情达理的要求,也许不够现实,可能太高,可惜这可怜的孩子就连对待第二次见面的人待以基本礼貌和道义都不能做到,这就相当有问题了。就是因为她对车恩尚的捉弄太过分,才促使金叹追了出去,为的是给护照,先是阻止恩尚为找名片翻垃圾桶,跟着又拉着她的手一起逃走,这根本就是没事找出来的事,可就是这样,对金叹来说,也是难忘的回忆。


那么,金叹对车恩尚有爱吗?或者,问题可以更加简单一点,一见之下,金叹真的隔着玻璃窗就被这样流泪的姑娘吸引,爱上了她吗?


爱,有先知先觉,有当知当觉,有后知后觉。


可是,隔着玻璃窗看到所爱的人,并且一眼看出对方身上就有自己喜欢的特质,这样被吸引继而陷入的桥段已经不是在金编剧的作品中第一次出现了,在【秘密花园】里,成年后第一次相见的金主元社长就是这样爱上了年过三十的特技女演员吉罗琳,在她与周围的人们奋力拼杀时,金抽抽的目光已经不能移开,更确切地说,【绅士的品格】中,金道镇就是这样一眼看到了穿着运动服的徐伊秀,一眼之下就确定她将会是自己爱上的人,因为就在一眼之下,金鲜花就确定徐伊秀身上有自己所爱的特质。


从金叹对车恩尚的态度来看,很有可能是当知当觉,说是恋爱还为时过早,他只是不知不觉就被这样的女子所吸引,再也无法移开视线。对她小心翼翼地相处方式,他虽然不满意,总是抱怨说:


-你的钱很多吗?


-你总是付钱吗?


其实对她处处谨慎的处世方式并无不满,实际上,车恩尚只是与金叹所不满意的家长那什么都想要抢走别人的个性完全相反的那种女性,她事事机警,万事小心,做什么事都要算清楚,进屋要用几张凳子抵住门,却因为换衣服不懂拉窗帘,没拉好窗帘就换了衣服,还倔强到不肯亏欠一分一毫,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给什么,只能拿出自己能付出的东西。所以,金叹这样生活在特殊家庭里的庶子其实早已敏感地发现车恩尚的谨慎和分寸,对此感到十分满意。或者说,车恩尚的身上有着他没有的东西,在她感到危险或是不知底细的人,就会小心翼翼地划出一条线,给一个安全距离,自己尽可能不接近,可是这样的她,偏偏就能吸引这样的他。因为子女只要对父母有多不满意,日后的喜好取向或是择偶观就会与父母的情况完全相反。金叹的本能喜好就是一例。


只要看一眼,目光就无法移开,忍不住一直看,这就魅力,而车恩尚的魅力,在财阀的世界里也许不是只对金叹一个人有效。虽然如此,在加州的阳光下,神还是允许金叹为车恩尚一个人在意,譬如说他会如同翻阅小说那样,查看车恩尚的脸书。


爱情,往往是从好奇开始的。


就这样好奇呀好奇,翻呀翻,再看到她的牢骚和那些图,看到了他的假想敌原来是这样一个清爽,阳光又温柔的小子,然后说:


-啊,是这小子啊,我记得你~


直到看到车恩尚的大牢骚:


心疼妈妈辛苦工作,帝国集团快倒闭~


金叹才意识到,他一直想要靠近的人,他总是在问姓名的人,可能与家族企业帝国集团有关。可是,当两个人为躲避车姐的前同居男,逃入电影院放映厅内之后悠哉到看起了电影,金叹还是忍不住心声,对见面时间不长的车恩尚借翻译电影台词说出了这样的话:


-或许,是喜欢你吗?


喜欢,还是好感;爱,或不爱,究竟是哪一种?别着忙探寻答案,关于财阀世界的童话已经拉开帷幕,与之有关的主人公们泪水与失落交织的故事才开了个头,预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观看此影片

支付宝扫一扫,天天领红包!最高99元!

喜欢请分享给你的小伙伴!
请记住本站:www.hanju5.com

最近更新 - 韩剧排行榜 - 反馈留言 - 百度sitemap - 谷歌sitemap - 必应sitemap - 搜狗sitemap - 奇虎sitemap - 神马sitemap

若本站收录内容无意侵犯了贵公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合作。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21 www.hanju5.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绿色黑色黑金透明橙色蓝色粉色红色